1. <button id="fh6mt"><object id="fh6mt"></object></button>
      
      
    2. 首頁 >> 文化 >>文化資訊 >> 陳先義:奪回我們一度失守的意識形態上甘嶺
      详细内容

      陳先義:奪回我們一度失守的意識形態上甘嶺


      看了這個題目,有人或許會說:言重了,夸張了!

      言重了嗎?夸張了嗎?請看事實:

      幾天來,連續在全網形成熱點、7次在微博上了熱搜的“教材插畫事件”,幾乎引發了全國人民的憤怒。小學教材是干什么的?那是給我們心靈純凈的下一代第一次傳授民族傳統道德的啟蒙書,那是給一個新生命教他做人的第一課,同時那又是帝國主義和一切亡我之心不死的內外敵人們爭奪的意識形態“上甘嶺”。


      但是就在這樣純凈圣潔之地,有人卻偷偷輸入了大量精神鴉片和毒劑,不是嗎?什么猥褻畫面、什么美國星條旗圖案、什么日本太陽旗、什么故意倒置的我們的國旗紅五星、什么裸露下體的男童女孩,如此等等。更加嚴重的是,還有在隱秘處畫上西方邪教的圖案,等等。為了不引起間接傳播,我就不必把這些極其污濁的圖案再展示了。一句話,不要說這些東西給孩子看,就是給大人看也屬于丑陋不堪的不宜的東西。但是就是這樣一些東西,竟然堂而皇之的登上了我們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小學教材。

      已經很久了,不知道為什么,我們那些小學課本上的插圖變得丑陋起來,一個個孩子長得相貌畸形,如同歪瓜裂棗,這還是在新中國成長起來的共和國的下一代嗎?五六十年代,那些天真可愛的少年形象,似乎成為遙遠的故事和美好的回憶。那時候的課本上的孩子多么美呀!畫家們,你們與國家有多大仇恨,居然拿天真的孩子們開刀?你們到底是一群什么樣的家伙,居然如此黑心?俗話說,再恨不可傷及妻女,你們恨這個國家,恨這個社會,天真無邪的孩子有錯嗎?

      已經很久了,不知為什么,課本上那些教孩子們走正路,做好人的紅色經典忽然不見了,老一輩革命家寫的長征回憶的《星火燎原》本來有36篇載入了小學課本,這些內容,曾經影響著幾代人的成長進步,教我們做忠于黨愛國家的新一代?墒遣恢挥X間,這些內容沒有了。2005年,《狼牙山五壯士》這樣的英雄主義名篇被踢出課本。2006年,被毛主席表揚過的并批示刊于人民日報的魏巍的《誰是最可愛的人》被踢出課本。這是何等優秀的名篇啊,不僅成為孩子成長的精神之鈣,而且在文學上影響著我們的下一代。很多充滿激情的青年,就是讀著這樣的課文長大的。所以到了后來,在以后各次捍衛祖國領土的保衛戰中,才有像朝鮮松骨峰那樣冒死沖鋒的戰士。我們英雄主義沃土,這就是最好的成長劑,是孩子們精神之鈣。


      緊接著,我們思想和精神的導師、大文豪魯迅的文章被批量踢出教材。我們那膾炙人口的《為了忘卻的紀念》,那《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藥》《一件小事》《故鄉》等等,那些從靈魂深處叫我們做一個堂堂中國人的名篇,被踢出了我們的教材。還有我們的紅色家譜似的名篇,諸如《朱德的扁擔》《黃繼光》《小英雄雨來》《王二小》《為人民服務》等等這樣的名篇,一個個被踢出了小兒的教科書。

      這些被中國孩子喜歡、適合中國孩子口味的作品被清除出教材,代之而起的是什么呢?這里不能不說一說,比如《動手做做看》講英國孩子的求知欲怎么強;《畫雞蛋》講意大利人多么聰明;《藍色的樹葉》講中國的小孩子多么小氣不懂事;《一分鐘》講孩子們多么愛貪睡遲到,插圖全是中國兒童。至于插圖,凡中國孩子都是傻頭呆腦,反外國孩子都是聰靈秀俊。我們的孩子讀完這樣的六年課后,除了強烈的自卑以外,那就是盲目的崇洋媚外。在幼小的心靈上,從成長期就種下了叛逆祖國的種子。更加惡毒的是,不少這樣的畫面完全西方意識形態化,替敵人張目。


      朋友們,這還是我們社會主義的教育嗎?是的,旗幟沒有變,但有人偷換了概念。這幾天,有人試圖從審美從繪畫角度來為這樣的行為辯護,我們千萬不可上這些人的當,這不是什么美學概念的討論范疇,人家要從孩子著手,對我們的下一代實行政治轉基因。到時候父輩們辛辛苦苦建設的國家,我們卻忽然間發現要傳給的下一代不是我們所需要的。到了那時候,就悔之晚矣。

      千萬不要小看了小學,這是我們跟美國爭奪的真正的“上甘嶺”,失去了這個陣地,我們的勞動和創造將會變得沒有意義。而眼下,我們這個陣地的一部分已經丟失,敵人時時處處都把爭奪下一代作為他們的國家戰略,培養小娘炮,他們不惜重金投資;在香港培養港獨,他們直接撒美金收買。培養貶低英雄和領袖的害群之馬,他們花錢在中國國內雇人寫稿。今天對于小學教材出現的怪異事件,我們絲毫不能低估西方勢力和國內第五縱隊的特別作用。這些年,我們大批的家長們,不惜用血汗錢把孩子送到國外,那些名校畢業的孩子好像只有到了外國,才是人生價值的完美實現,你能說,這里邊沒有“西化教育”發揮的特別功能嗎?


      爭奪孩子的“上甘嶺”是不流血的戰爭。這一點我們千萬百姓看的越來越清楚。過去五六十年代,我們家長帶著孩子進電影院,我們是要孩子接受人生教育的,因為我們明白,那些內容都是教育孩子學做好人的。今天可不一樣了,事先我們要問清,要看的那些電影有沒有很臟的男女床上戲,如果有千萬不能看,孩子會學壞。晚上看電視,家長們互相提醒,可別看那個什么某某衛視,那個是專門培養娘炮和非主流的,孩子如果迷上了那個一輩子就完了。但是,無法阻擋的還是手機電腦,那里邊說不定被黑心的資本媒體植入了不堪入目骯臟的內容,所以我們發現千千萬萬的家長如今最為頭疼的事情,就是孩子無法抵御西方勢力和資本媒體宣揚的那些烏七八糟東西的戕害。因為任何一個家長都是為了孩子啊。所以說,這爭奪上甘嶺的戰斗,我們每一個人都不能置身事外,都是戰斗員。

      意識形態上甘嶺上我們的部分陣地已經失守,失守了,但不能坐以待斃,我們要堅決地奪回來。怎么奪回來?那就要仔細地看一看那些我們派往意識形態上甘嶺的人是不是我們的人。如果我們派出去不是我們的人,站在意識形態上甘嶺上,卻替我們的敵人賣力,屬于里應外合的內奸公知,那就要堅決地把他們拿下。俄烏戰爭,普京已經吃過這樣一些人的苦頭。如果這些在中國小學教材“植入木馬”的家伙本來就是美國人的奸細,卻硬要將他們的所作所為歸咎于什么“審美誤區”,這就是對人民群眾的犯罪,對黨和國家犯罪。那些為問題插畫心懷叵測辯護的人,那些硬是利用手中權力把優秀的經典踢出教材的人,已經查實不是騰籠換鳥的問題,而是應該堅決追究責任!什么責任?禍害中國人民的責任。而長期以來,恰恰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一次次不了了之。據說那個插畫教材的事情7年前就已經有人舉報,可是就是沒有下文,沒有人過問。


      這類問題,美術界的某些人也難逃干系。插畫中那些畫的作者是有親西方的意識形態根基的,多少年來,說白了,就是西方思潮大舉入侵這些年,有些畫家自以為把人畫的越丑越是創新。我們的戰士,一個個那個腦袋成了不規則的平行四邊形,我們的女性,簡直比最丑陋的丑八怪還要不堪入目,但是這就是流行的創新,就可以出名掙大錢。不明真相的群眾便去追逐這樣的一些名家,把個美術界攪得烏煙瘴氣。

      前些年,一個美協的什么名人招收什么徒弟,一個拿國家俸祿的文化高官居然接受一大片學員三叩六拜,這種極其荒唐的封建禮儀,被群眾公開舉報,可就是不見下文。這樣的背景下,如果不出現小學教材插圖這樣的怪事,才真的就是怪事呢!爭奪關于下一代的上甘嶺,對于今天的每一個中國人來說,絕非危言聳聽,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嚴峻的現實。


      技术支持: 中政銀企(北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seo seo
      1. <button id="fh6mt"><object id="fh6mt"></object></button>
        
        
      2. 我操美女